职工文苑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资讯动态 > 职工文苑 >

烟花里的那些事

济能发集团 2021/02/27 14:16

刚记事时,春节过后最期盼的活动就是正月十五燃放各种各样的烟花了。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对刚刚解决了温饱的农村家庭来讲,尽管不用再为吃不饱饭而发愁,但经济收入依然少得可怜,恨不能一分钱掰成八瓣。尽管如此,每逢到了正月十五的时候,爹都会出奇地大方,除了奢侈地买几个冲天烟花外,还会给我买一小挂干草节和几把滴滴金。

吃完十五晚上的元宵,我便迫不及待邀上小伙伴们拿上各自的滴滴金和那一小挂干草节,再拿上一根不再冒明火的麻杆或者点着的一根香,兴冲冲地就往大街上跑。尽管这时候天还没完全黑下来,但是,早有一盏盏灯笼,亮着橘黄色的暖光在大街上晃动。不远处还有五彩斑斓的烟花在天空中尽力绽放着,引得我们这些没见过世面的农村娃一阵阵欢呼。

快,快点,咱也赶紧放咱的炮仗,点咱的滴滴金。我小心翼翼拆下来一个小小的干草节,小伙伴们随即把还冒着缕缕细烟的麻杆或者那根忽明忽暗的香伸到我跟前。我对着火源吹一口气,将要熄灭的火头亮了起来。最激动人心的时刻到了,我将干草节的捻子用大拇指摁倒,用大拇指和食指捏住干草节的肩膀位置,凑近火源,点着捻子。哧哧哧的火花迅速向我的大拇指靠近,说时迟那时快,我赶紧将干草节抛向空中。拖着一条光亮尾巴的干草节在空中划过一条优美的弧线,在到达最高处开始下落的时候,嘎的一声炸开,引来许多小朋友迅速向我身边跑过来。我这一套既不打手又不至于摔灭干草节的技术,赢得了包括不少大人们的阵阵喝彩。我们放完干草节,又点着滴滴金,甩开胳膊疯狂地跑着、叫着。

看,这家门口早已围拢了许多人。听说他在集上把过年收的压岁钱全买了烟花呢。这个说,天不早了,拿出来放吧。那个说,大伙都来了,你就别熬大家了。看着大家羡慕加期盼的眼光,这家的小孩感到特别有面子,转身回家把早就准备好的烟花筒,拿出来放在大路中间,又找来三块砖把花筒子挤结实,然后大声地喊到:“谁有洋火点着,手里有香也行。”话音未落,只见好几个人争着跑到花筒跟前,抢着去点,个头小的根本就挨不上边。待到花捻子哧哧地喷出火花后,小伙伴又嘻嘻哈哈地开始往后撤,胆小地还用双手捂上耳朵。随着喷出的火花越来越高越来越急,围观的圈子也越来越大。烟花的光芒把周围照得如同白昼,人们惊叹羡慕满足的表情都毫不保留地写在脸上。放完小的,又换大的,高潮一个接着一个,叫好声、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那场景比大年三十晚上放鞭炮还热闹。

后来,随着改革开放不断深入,人民群众的生活水平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生活水平也是芝麻开花——节节高,物资匮乏的年代已经一去不复返。可是,伴随着人们走过了贫穷见证了富有的烟花,在繁荣多年之后,又要因适应环保的要求,渐渐退出历史舞台,今年我也积极响应政府号召,不再燃放烟花,只在心里默默祝福伟大的祖国越来越富强。

                                  花园煤矿  仇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