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资讯动态 > 行业资讯 >

煤炭市场的新机遇来了吗?

济能发集团 2021/07/26 16:33

7月18日,国家发改委经济运行调节局向华能集团、大唐集团、华电集团、国家电投、国家能源集团、华润集团发布了《关于限期提升电厂存煤水平的通知》(下称《通知》)。

《通知》称,当前用电处于高峰期,要求上述企业保证电厂煤炭供应,绝对不允许出现缺煤停机的情况。

《通知》要求,7月19日前,所有电厂存煤水平需提升至7天以上(含在途资源),存煤水平低于7天的电厂应“一厂一策”拿出解决方案,确有困难的先落实煤源和运力,21日前提升至7天以上。如果电厂认为能稳定保障,且无需提升存煤水平,需做出说明。

煤炭分析师表示,这意味着鼓励电厂积极拉煤,不能停炉,不能影响机组发电。预计电厂将开展新一轮补库,以保障平稳度夏。

“往年迎峰度夏期间,电厂最低库存要求在20天以上。但目前库存水平基本降到了7-14天,电厂低库存已常态化。”上述分析人士称。

有观点认为,造成电厂煤炭低库存的主要原因,是今年以来持续火热的煤炭市场。

煤市情况

从3月中旬开始,受供需错配影响,产地煤炭价格频频拉涨。5月,煤价涨势再超市场预期,坑口及贸易商均频繁抬涨报价。5月中旬,部分优质煤种触及千元大关。随即,国务院多次部署指导关于大宗商品保供稳价工作。随后动力煤市场出现恐高情绪,煤价出现短暂遇冷。但自6月初起,因各地陆续进行煤炭生产大检查,叠加迎峰度夏临近,电厂日耗增加,煤炭需求拉升,再加上贸易商经营下水煤煤价倒挂,贸易商发运不积极,优质资源短缺,这使得煤价再度攀升。

7月以来,全国陆续出现高温天气,国内迎来今夏第一波用电高峰。7月14日,全国日用电量刷新历史纪录,达271.87亿千瓦时。华东、华中区域电网,以及广东、安徽、福建等11个省级电网负荷创历史新高,江苏、浙江等多省出现了电力缺口。这使得煤炭消耗急剧增加,煤炭市场面临较为严峻的保供压力。7月15日,陕西榆林郝家梁煤矿发生透水溃沙事故。事故发生后,陕西省开展煤矿安全大排查,导致近30家煤矿停产,这使得紧张的煤炭资源愈加紧缺。

据鄂尔多斯煤炭网报道,未来半个月,市场煤量会更加紧张,部分煤矿及贸易商已经开始小幅上调价格。预计未来一周,煤价在目前高位仍将继续上涨,市场将延续火热景象,煤炭市场供需双高将再现。

广发期货分析认为,目前长协煤供应难以维持高日耗,加上外贸煤补充力度有限,导致电力供应压力较大,下游电厂补库压力进一步增加,短期仍有补库需求,需求端对煤价仍有一定支撑。

为稳定煤炭市场,国家发改委日前表示,将再次投放超1000万吨煤炭储备。

再次投放超1000万吨煤炭储备

今年以来,国家根据煤炭供需形势需要,先后4次向市场投放了超过500万吨国家煤炭储备,主要是在需求和价格增长过快时,择机投向煤炭供需矛盾突出、保障难度大的地区。从效果来看,基本达到了增加供应、平抑价格的目的,也为今后更大规模地投放积累了很好的经验。

据了解,目前全国已建成超过1亿吨的政府可调度煤炭储备能力,储备基地现有存煤4000万吨左右。本次即将投放的煤炭储备,主要分布在全国各地的几十个储煤基地和有关港口,能够根据需要随时投放市场。下一步,国家发改委将根据供需形势变化再分批次组织煤炭储备资源有序投向市场,保障煤炭稳定供应。

煤炭储备规模将进一步扩大

国家发改委近日表示,国家正在推进煤炭储备能力建设,总的目标是在全国形成相当于年煤炭消费量15%、约6亿吨的煤炭储备能力,其中政府可调度煤炭储备不少于2亿吨,接受国家和地方政府直接调度,另外4亿吨是企业库存,通过最低最高库存制度进行调节。

经过多年建设,目前已形成1亿吨政府可调度储备能力,布局上,储煤基地主要分布在煤炭生产集散地、消费集中地、主要铁路运输节点和接卸港口。政策上,国家每年安排中央预算内投资10亿元支持储备设施建设,加上其他支持政策,充分调动各方建设煤炭储备的积极性。管理上,建立储备管理信息系统和储备动用投放机制,实现储备基地动态监测和调度管理“全国一张网”,确保在重点时段、关键节点能够及时有效发挥增加供应、平抑价格、保障急需的作用。

下一步,还将加快建设1亿吨以上储备能力,同时推动已投入运行的储备设施增加存煤,加强管理,加快周转,确保煤炭储备能够及时有效发挥作用。

7月19日,国家发改委再度发布消息称,今年上半年,全国通过在建煤矿投产、在产煤矿产能核增、煤矿智能化改造扩产、煤矿产能衰减接续项目达产等多种方式,合计新增优质先进产能1.4亿吨/年以上,其中在建煤矿投产9000万吨/年左右,在产煤矿核增产能约3000万吨/年,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批复露天煤矿临时用地,恢复产能1800万吨/年。目前,已完成产能置换、正在办理核增批复的煤矿产能4000万吨/年以上,加上还有7000万吨/年的在建煤矿陆续建成投产,下半年还将新增优质产能近1.1亿吨/年。

在积极释放优质先进产能的同时,一批落后产能也在加快退出。过去5年来,煤炭去产能工作取得积极成效,煤炭产能结构显著优化,全国煤矿数量由2015年底的超过1万处下降到4700处左右,单个煤矿平均产能由58万吨/年提高到110万吨/年以上,已建成年产千万吨级煤矿50多处,120万吨/年及以上绿色化、智能化、安全有保障的大型煤矿成为煤炭生产的主体,产量占比达80%以上,煤炭供给能力、质量和弹性均大幅提升,应对需求短期大幅波动的能力显著增强,能够较好满足国内用煤需要。

我国煤炭消费或出现新的峰值

“如果中国煤炭消费今年继续增长,将可能出现新的峰值。”在近日举行的《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2021年版(下称《年鉴》)媒体采访会上,bp集团首席经济学家戴思攀作出上述表示。

截至去年,我国煤炭消费连续四年增长。《年鉴》显示,2020年我国煤炭消费量为82.27艾焦,同比增加0.3%;煤炭进口增长超过6.6艾焦,创下2014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bp《年鉴》数据显示,我国煤炭消费量于2014年达峰,为82.49艾焦。此后,煤炭消费量徘徊在80-81.79艾焦。但现在形势有所逆转。去年我国煤炭消费突破82艾焦,如果在2021年继续增长,就将超过2014年的峰值。

我国煤炭产量的峰值,出现在2013年。如果2021年煤炭产量继续增长,也可能超过2013年的峰值。

《2014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当年我国原煤产量为38.7亿吨,同比下降2.5%,成为国家统计局1998年发布年报数据以来的首次下降。由此推算,2013年原煤产量数据经过调整后为39.69亿吨。此后2015-2016年,原煤产量继续下降,但自2017年起又开始重新增长。

但我国煤炭消费占比自2014年起呈现持续下降趋势。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8年国内煤炭占一次能源消费比例首次低于60%。2020年国内煤炭消费量占能源消费总量的56.8%,比上年下降0.9个百分点。

《年鉴》表示,在后疫情时代经济复苏利好的驱动下,2020年我国的一次能源需求增长2.1%,是为数不多的几个能源需求增长的国家之一,并且见证了全球最大的绝对上升趋势。

院士:“双碳”目标下难改煤炭主体能源地位

中国工程院院士、西安科技大学学术委员会主任王双明近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在“双碳”目标下,我国的煤炭主体能源位置不会改变。

王双明指出,据中国煤炭工业协会预测,到“十四五”末,全国煤炭消费量将控制在41亿吨左右,年均消费增长1%左右。“十四五”及今后较长一个时期,能源需求保持稳定增长,煤炭在一次能源消费结构中的比重将下降,但其主体地位和作用还很难改变。

王双明认为,要从多个维度和角度出发,对“双碳”目标下的煤炭主体能源位置进行再认识。

一是我国“富煤、缺油、少气”的资源禀赋,决定了煤炭在能源消费结构中的主体地位;二是以煤为主长期未变的消费历史,体现了煤炭的主体地位;三是超低排放燃煤发电技术巩固了煤炭主体地位;四是煤制油规模化生产技术提升了煤炭主体地位;五是煤制油气和利用技术创新必将延长煤炭主体地位。

王双明坦言,“十四五”时期严控煤炭消费增长,“十五五”时期逐步减少。到碳达峰时,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将达到25%。天然气占比达到15%,石油占比15%~16%,而煤炭仍将占比45%左右。

“煤炭超低排放+二氧化碳利用、封存=清洁低碳。煤炭资源经济安全、清洁高效、储运便利,主动权可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同时,煤炭资源总量丰富,替代油气潜力巨大。”王双明表示。

来源:国家发改委、中国矿业报、界面新闻